写《印象系列》的时候,火暴总裁娇柔妻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  栏目:综合新闻  评论:0 Comments

图片 1

  1. 回忆美好,活在当下。

我是火暴总裁的娇柔妻,本来我不是很想和这个火暴总裁在一起的,但是日久生情,我被他渐渐吸引了。我成为这个火暴总裁的娇柔妻是在喝醉酒的那天晚上,他的一个吻直接将我俘虏,我从那一刻,我的心都给他了!

作为一个靠文章吃饭的人,每年都会推出一部作品,用来养家糊口,例如06年写了《前七卷》、07年出版了《日赚500元》、08年写了《日赚600元》、09年出版了《企业网络营销策划》,不过2010年的作品却一直难产,也许是黔驴技穷了。

火暴总裁娇柔妻

2010年12月份,才决定写写《印象系列》,就是把我去过的一些城市的印象写写,包括这个城市的吃、喝、玩、乐,以及我在这个城市里的朋友,不过很遗憾,写到《印象郑州》以后,就没有继续写下去,当然我也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,例如老婆生孩子了,接着又过年了,我原计划是正月初三开始开工,结果一拖再拖,拖到了正月初十,我一再告戒自己,今天一定要开工,写写《印象济南》。

我家在外地,毕业后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小城市,就托在济南的表舅帮忙找工作。表舅在济南与人合伙开了家公司,本来他想让我到他们公司去上班,却又担心让自己人当会计不太好,于是就把我介绍给了他的一个副总朋友。

写《印象系列》的时候,心情是很舒畅的,因为总是在回忆一些美好的经历,这些文章最适合我本人阅读,因为这些人、这些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,感觉就如同电影一般,因为关注我的群体,多数都是创业人群,他们更喜欢读一些创业教程之类的,所以《印象系列》的推出,并没有赢得满堂喝彩,我觉得这需要时间,因为有些东西,需要有共同经历的人,才能够有共鸣。

表舅的朋友比我大11岁,是一家公司的副总,他也不是本地人,娶了个本市的妻子,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。他有车有房,事业顺利,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。当时他们财务处走了个人,正好让我过去填了那个空缺。

即便是回忆再美好,也是过去,我们还是需要活在当下的,今天上午陪父母去看望得了癌症的姑姑,她是今年动的手术,她说自己可能活不到三年了,不过她觉得比以前更快乐了,因为自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所以反而对什么事都看开了,该消费的就去消费,该享受的就去享受,她还坐火车出远门看了看这个世界,去了一次武汉,去了一次上海,她说现在心态特别好,早上一睁眼,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又赚了一天。

火暴总裁娇柔妻

我想起了李开复的一段话,他说早上起床的时候,都告戒自己这是最后一天,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激励用处不大,因为人只有在知天命的时候,才能够领悟这句话。假如我现在早上起床就告诉自己,这是我的人生最后一天,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一句真话,自然潜意识里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满足感。

对我来说,副总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,他高高的个子,偏瘦,黑黑的皮肤,细长的眼睛,完全是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。但那时候对他只是仰慕,根本没想到日后我们会有那么多扯不清的情感纠葛。工作半年后,我第一次参加了单位的聚会。因为工作进步大,我那年被评为优秀员工,发了一笔对我当时来说为数不少的奖金。

姑姑今天也告戒了我句话,她说:什么东西都比不上健康重要,什么工作都比不上休息重要,什么收入都比不上快乐重要,什么财富都比不上家庭和睦。

火暴总裁娇柔妻

闲言少叙,我还是切入正题吧!

而且作为新人,我在那年的聚会上还表演了一个节目。我的嗓子不错,就报了个独唱。我近视,平时大多戴眼镜,加上不太会打扮,所以平常在大家眼里基本上就是一只丑小鸭。联欢那晚,单位帮我们租了晚礼服,我摘掉眼镜,戴上隐形眼镜,还化了妆。后来,气氛热闹起来,大家纷纷拿着酒杯到处敬酒,我不会喝酒,就傻傻地在那里坐着,看着别人嬉闹。

  1. 第一次去济南。

副总坐到我旁边,要跟我喝酒,我觉得应该好好感谢他,就跟他喝了两杯。他带着酒劲儿说:我发现你还挺漂亮的。也许是喝了酒,也许是害羞,我的脸很烫。聚会结束后,副总开车送我回住处。路上,他一直歪着头看我,看得我心慌,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他笑,说:你长得像我的初恋女友。好容易到了我租住的地方,我赶紧下车,谁知副总也跟了下来,他把我送到楼下,忽然抓起我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,说:做个好梦。

这些年,我感觉最完美的出行线路有三条,一是日照到济南的大巴,二是深圳到广州的动车,三是青岛到上海的飞机。

火暴总裁娇柔妻

从日照到济南,全程高速4小时,真皮座椅,全程茶水、点心供应,严格按照时间发车,中途不上下乘客,无论是出日照还是进济南,乘务员都会进行双语介绍两地的风土人情、旅游景点,这绝对是城市名片,无论是从哪里来的客人,都会感觉到很温馨。

只有在电视中才见过的镜头居然发生在我身上,我紧张死了,连再见都忘了说,匆忙跑上楼。那晚,我失眠了。从那以后,再见到副总我心里就会有异样的感觉,总觉得我和他之间不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,他也不是我表舅的朋友。对我来说,他只是个男人,一个危险的、充满魅力的男人。我时刻留意他的一举一动,每晚他都会走进我梦里,每次在单位碰到他,我都会紧张得手足无措。

第一次去济南,就是坐大巴车去的,原因呢,就是因为冰封雪吻要到济南买我的项目(在《印象西安》里对项目有详细的介绍),一直都感觉济南是个神圣的城市,因为是我们的省会,不过刚下高速,有些失落,咋感觉济南还不如日照漂亮呢?因为济南给人的感觉是灰蒙蒙的一个城市,要说山东电视台最疯狂的广告,就是蓝翔技校,好象从我们家有电视,这个广告就一直播,到现在还在播放,所以在我脑子里,一直都有个感觉,蓝翔技校应该非常大,恰好大巴车路过蓝翔技校,哎,别提了,就是用破围墙围起来的一个学校。

火暴总裁娇柔妻

现在对广告运营稍微有点了解了,不得不佩服蓝翔技校绝对是运营高手,用疯狂的广告来招生,一旦测试是有利润的,那么就可以不断的加大广告投放力度,这也是每天都看到蓝翔技校广告的缘故。

而他,对我也是一如既往地关心,时不时到办公室看看我,嘱咐我一些工作中要注意的事,让我有什么事尽管找他。我不知道那个算不得吻的吻对副总来说有什么意义,但我开始每天都渴望见到他,如果他出门不在单位,我一整天都会闷闷不乐。我该怎么办爱上一个已婚男人,很难受。

也许是没赚到冰封雪吻的钱的缘故,总体而言,感觉济南没有那么美,当时我还请冰封雪吻去看了看趵突泉,门票好象是60元一张,然后去逛了一下泉城广场,就回来了。

第一次去济南,虽然没赚到钱,还花掉了1000多块钱,但是也是有收获的,从那以后,不见兔子坚决不撒鹰,也不再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了,另外还在回来的车上,认识了一个日照的朋友。当然从见识上来讲,最大的收获,就是看到了飞机的起飞和降落过程,因为冰封雪吻是坐飞机来的,为了重视,我特意打了个出租车去接他,不过没接到,因为他早就到了……

现在想想,可能过去的很多行为是很幼稚的,不过在当时感觉是很真诚的,现在有点老奸巨滑的感觉,所以我不知道人应该幼稚一点好呢,还是圆滑一点好呢?

  1. 认识五哥

记得在一次头脑风暴上,王通发表了一个观点:只要你敢卖,就有人敢买,无论是什么东西,无论是什么价格。随后刘克亚也谈到了一个观点:价格就是门槛,也是挑选目标人群的最好甄别工具,低门槛,低层次,高门槛,高层次,而且高层次的人进来,是你的资源,低层次的人进来,是你的累赘。

那是2006年的时候,我有个教程出售,价格是5000元,只卖了一份,就是让“相信自己”买去了,他是卖挖掘机配件的,后来我们就见面了,一接触很快就成了朋友,不过当时的网络环境要好一些,基本上就是拣钱时代,而且当时我们山东做网络的,形成了一个圈子,结拜成了兄弟,我是老六,他是老五,大家都形成了合作模式,兄弟家不管谁有事,大家都会聚到一起,包括现在也是如此,我们聚的第一次是2007年我生日,大家12点赶到了日照,第二次是老五家生了一对闺女,我们过去聚了一下,后来我们兄弟几个结婚、生孩子,只要是通知到了,大家基本上都会聚到一起,2010年12月8日有兄弟结婚,我们还聚到一起了。

老五一年大部分时间都要跑各个工地,只有冬天才比较清闲,网络上业务他基本上都不做了,唯一在做的就是投放着竞价广告,不过他的广告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,因为卖挖掘机配件的不懂网络,懂网络的不卖这玩意,前几天我看他在网上卖二手挖掘机,百姓网、赶集网上到处都是他的广告。

老五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不善言辞,但是对兄弟很真实,前一段时间我们彼此分享了对网络的看法,他的观点是网络上要想真赚钱,而且很稳定的,就是要把网络当成工具,去推广传统的生意,例如二手车、二手房、挖掘机之类的,因为这些东西需求量大,而很少有商家发布,转让成功率也比较高,一单可能就赚几万块钱,甚至遇到冤大头,一把就可以赚10多万。

  1. 认识四哥

四哥是个牛人,刚参加完他的婚礼,是第三次婚礼,据说是最后一次,四哥则是一个职业玩家,四哥是济南人,不过我和他认识,却是在日照,当时吃饭网在日照开通以后,我就建议刘军不要自己做,这样太慢,我建议他直接进行招分站,因为我们有这个广告优势,卖出去的第一个分站,就是济南分站,一年的服务费是5000元,卖给了老四。

刘军和老四成了朋友,因为是通过我的文章认识的,所以老四提议认识一下懂懂,于是就这么认识了,老四问能不能进我们群?我想既然都认识了,就加他进了我们圈子,因为他属于那种超会玩的人,所以很快就在圈子里混熟了,他有10年的玩车经验、精通夜场、做基建工程出身的,这样的男人往往是很有魅力的。

从认识四哥以后,只要去济南,基本上都是四哥去接,吃饭、住宿都是他安排,很快济南的朋友圈子就以他为中心建立起来了。

  1. 第一次济南见面会

2006年在日照搞了一次目前最为经典的聚会,现在看看当时合影,很多人都已经成了网络上的名人了,第一次搞成功了以后,我就手痒痒,因为搞聚会来钱快,于是我就和四哥商议,问能不能搞次济南聚会,一拍既合。

2006年12月份,我们搞了济南见面会,因为和日照见面会只相隔2个月,所以一共只有1个人参加,不过当时人倒是不少,大哥、二哥、四哥、五哥,都是自己人,所以那次聚会,干脆啥也没写,唯一参加的这个人,是济南大学足球队的,家是泰安的,很豪爽的一个家伙,一看就不属于做网络的,更像个男模,就这么几个人,也不用开会了,就打扑克,老大、老四陪他打扑克,那晚上这个家伙输光了所有,一看就没社会经验。

这个家伙,后来成了我的七弟,也是目前与我走的最近的兄弟,他现在在泰安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也结婚了,生孩子了,比我们家的宝宝晚了10天。

这几个兄弟呢,除了我,都是做实业的,我很喜欢这样的朋友,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生意,只是偶尔关注一下网络,有项目大家研究着不错,就一起投资一起做,当时我们还在济南有个办公室,也赚了点钱,老大是做煤炭传输带的,老二是做太阳能、老四是做基建的,老五是卖挖掘机的,老七是做广告的。

后来我也一直在反思,为什么这几年带出来的兄弟,都没有前几年的人赚钱快呢?我分析着就是2点原因,一是当时的网络环境太好,大家彼此真诚对待,有项目是真正的一起做,绝不保留。二是那群人的情商相对比较高,因为他们都是做传统生意出来的,看吃饭喝酒也可以看出来,从来都是抢着买单,而且一个晚上消费几千元都不在乎。

后来我们结拜兄弟增加到了11个,不过后来加入的,都慢慢的被时间淘汰了,留下的依然是我们几个。

2010年春天,老四去临沂批发市场做体育用品,开了淘宝店,成立了自己的团队,在赢利以后,他第一时间把老大喊来了,让老大做内衣批发和网店,陆续的大家都进入了这个市场,在《印象临沂》里专门的介绍,目前那边有7家网店,不过平时除了老四,大家都不常驻,我是信息最落伍的一个,因为他们也不愿意让我去写他们,反而增加了竞争对手,我是去临沂参加老四婚礼的时候,才知道的,发现他们咋都在这边有生意了。

  1. 第二次济南见面会

第一次济南见面会,只忽悠了一个人来,我们反思了一下,感觉就是门槛太高,别人不进来,于是我又忽悠了一把,免费参加,而且谁都可以来,一共2天,如果有需要的可以找我们帮着定酒店,价格是2天300元,会务费是每人30元。

这次忽悠的比较成功,来了一大群,不过都是小孩,有大学生,有打工者,不过大家交流起来是有代沟的,午餐吃自助,每人30元,有一多半人都放弃了,后来收30元/人的会务费,结果很多人都抱怨,也不愿意交。

这次见面会是最失败的,不仅仅一分钱没赚到,还相当的郁闷,也给人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因为他们也感觉,懂懂咋总是想着赚我们的钱啊?连个会议室费都掏不起?!

这次见面会使我总结了2点经验,第一点,门槛决定层次,免费来的,多数都会抱怨你的,他们认为你太没价值了。第二点,搞见面会,一定要统一住宿,因为我们做的几次比较成功的,都是包酒店的形式,大家可以随意串门,至于开会是次要的,彼此交流才是最主要的。

四哥是个会玩的人,带着我们去打游戏,就那种用游戏币的,可以玩街头篮球、乒乓球之类的,我发现成年人玩这些游戏,更有意思,这次,认识了一个新朋友,在广播电台做传媒的,脸上有个很大的痘痘,他后来成了我们兄弟里的老三。

三哥呢,属于大龄青年,着急相亲,某天下雨,很浪漫的去相亲,妹妹对他印象也不错,中途2个人聊天,那个妹妹说,三哥,你别动,你脸上有块泥巴,我给你抠下来……

现在我们见到三哥就会讲这个真实的笑话,三哥送我的见面礼,是省政协的一个领导写的四个字:智慧中国(当时我的站名叫智慧中国!)。

所以我现在也总结出来了经验,聚会也好,头脑风暴也好,每次只认识一个人就足够了,认识多了,精力不够用的,也很难成为好朋友。

  1. 第三次济南见面会

在2006年的时候,我们圈子一共才40来个人,但是到了2007年的时候,我们圈子到了200个人了,因为人们从不知道懂懂这个人,到怀疑这个人,到否定这个人,到慢慢的认可这个人,所以有个爆发期,不过这一年,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个问题,就是新来的朋友年轻化了,在2006年的时候,圈子里平均年龄是31岁,但是2007年参加聚会的,多数都是年轻人。

网上应该有这个合影,一共70个人参加了济南见面会,每人收500元,住2天,也是没有其他费用的,因为那几年虽然我很风光,但是我没赚到钱,人没有钱的时候,是没有眼光,也没有高度的,自然目光也仅仅局限在500元这样的高度。

认识八弟。

我去会场的时候,发现门口有个拱桥,上面写着我们的网站,当时也没在意,以为是酒店赞助我们的,晚上的时候,七弟找我,问我晚上有安排不?我说没有啊,他说那晚上一起喝酒吧,有个人请你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八弟,平时我们都喊他老八,后来才知道那个拱桥是他送的。

从老五开始就是80后,我们80后很容易玩到一起,而且这几年,我们几个,基本上都是先后有了房子,有了车子,有了老婆,有了孩子,有了事业,大家都是彼此照顾着走过来的,甚至父母有病,大家都一起去看望,家里有老人去世,也都当亲兄弟一样去送老人走,有些时候我在想,我做网络这几年,留下了骂名,有时候感觉挺后悔做网络的,但是想到自己的这些兄弟和我的老婆(我老婆也是我们圈子里认识的),感觉做网络也值的。

老八送了我一些礼物,每到聚会的时候,我的房间里总是能收到一些小玩意,不过多数也就是几十块的东西,虽然说礼轻情重,不过对于我这样势利的人而言,我还是很在意每个送我好东西的人,老八送了我一个咖啡机,非常漂亮。

晚上我们去喝酒,就这么认识了,那时我还没去过几次夜场,我也不知道芝华士要好几百元一瓶,当时我还带回来了一瓶,现在还放在我家里,因为我没见过,我父母更没见过,我想让父母长一下见识。

老八结婚的时候,让我当证婚人,当时我去晚了,我们几个人结婚有个共性,都是老大和老二给张罗着招待客人、计帐,参加老八的婚礼的时候,感觉有些伤感,因为看到了他的父母也年迈了,亲戚朋友也不是特别多,虽然找了2个相声演员把会场搞的很火,而且是在5星酒店里,但是我总是感觉他平时花钱还是太大手了,因为无论和谁在一起,他总是抢着买单,甚至我都怀疑他买完单都吃不上饭了,参加他婚礼的时候,他在济南一家运输公司上班,普通员工一个。

但是我坚信他这样性格的人能够飞的很高,因为他总是想着别人,后来事实也是如此,他现在在我们几个80后里面,是跑的最快的了,网上也有他一个很轰动的视频,开着B70在高速路上横劈开了,不过他人倒是没事,现在老实了,出门都不开车了。

笑脸姐挺欣赏老八这个孩子的,就带着他一起做SP,后来赚了钱以后,他就进入了手机市场,什么都不研究,天天盯着手机类的广告,视频网站上、游戏网站上、搜索引擎上、门户网站上,只要出现的广告,他就会第一时间去复制,兄弟们一个人用了一个苹果,都是他送的,他很专注,除了手机广告,什么都不研究,关键是他也不懂,我这几个兄弟都很懒,没有一个懂网络的。

败笔之作

在这次聚会开始前,我在电梯上遇到了一个陌生人,戴着名牌手表,西装革履,他自我介绍,他说他没有被邀请参加这次聚会,不过他很感激我,他说他当时做QQ流量一天收入8000元左右,因为在当时这个收入也算不上最高的,不过我听了以后很开心,我说那你可以在会上分享一下你自己的经验吗?他说没问题。

于是我就把他请到了我的房间里,我们就聊了很多关于网络的话题,因为每一个带团队或者做圈子的人,都喜欢去讲成功案例,因为这是最好的自我标榜和证明的机会,如果现在在路上遇到一个人,哪怕他说一天赚100万,我也不会让他上台的,因为这个教训太大了。

前几天陈辉民到我们家来玩,他说他们里面有个月收入10万元的,天天被拿来当案例讲,我说这个事,你要谨慎,假如我现在交上240元去你那里,我也可以当你的成功案例,但是我可以顺手就把你的粉丝变成我的营销对象。

当时要请几个人做嘉宾,我邀请了态度大哥、九哥、往事如烟(就是刚才介绍的西装革履的),态度、九哥我们都认识1年多了,而且是从我06年圈子一路带过来的,都是我的老前辈,自然我绝对信任他们,包括到现在依然如此,我们交往依然很深。

济南见面会结束以后,往事如烟问了我一个问题,就是他有个流量方法,一天可以做到10万IP,只卖5000元,而且必须去石家庄,先看看流量真假,看看收入,然后再付款,问我行不行?我说没问题,因为我觉得这反而是好事,另外还有一点,我收了他的东西,他送了我一个笔记本。

因为大家都见过面,自然对他深信不疑,于是大家纷纷的去考察,考察很简单,除了喝酒就是吃饭,参加的有60来个人,他教的方法就是采集文章来做SEO,10万IP是理论数值,不过很遗憾,大部分都没做起来,由此,我也成了替罪羊,因为我损失了很大一批兄弟姐妹,虽然大家也知道这个事与我关系不大,但是毕竟是通过我认识他的,钱又要不回来,人也找不到。

后来他也托人给我捎过话,他说不会让懂懂为难的,他自己的事,他自己处理干净,不过很遗憾,到现在也没处理干净,这是我创业之路上,最大的一次失误,也把自己推向了浪尖,从而失去了很多朋友。

不过我这个人,最终也没吸取教训,后面又出过2次完全一样的事,所以现在无论谁让我推广项目,我都告诉他,这样的事我做不了,你说要是我推广推广你这个人,倒是可以的,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,都有甄别别人的能力,但是甄别项目,特别是从懂懂嘴里说出来的,那么就不一样了。

聚会心得

这次聚会,我觉得人数有点多,而且年龄差距也比较大,收入差距也比较大,彼此很难达成共鸣,多数新人朋友,现在也都没有什么联系了,而那些年龄大的朋友,现在依然是我个人的人际资源,例如九哥、态度大哥等。

所以我觉得做见面会,一定不要做大杂烩,也不要人数太多,另外要选择清净的城市,济南是一个很吵的城市,无论接站还是送站,都不方便,环境复杂的地方,人的心情也复杂,例如我们在日照搞的时候,旁边就是大海,大家三五成群,去海边溜达溜达,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所以从这次聚会以后,我就萌发了做高端圈子的想法,就是控制在30个人以内,然后做对等资源,每个人的资源不同,而水平又差不多,都乐意分享,每年搞上几次小见面会,不过我觉得这个事离我还有一段的距离,因为我自己成不了高端人士去搞这样的圈子是做不起来的,例如我们现在每个季度搞的头脑风暴,就有点类似这样的圈子,我们都是投票选出大家最想去的城市,而且一定是没去过的,这样去了以后,就感觉特有意思。

所以这样的每一年度的聚会,也终止了,因为我觉得做这样的事,一是赚不到钱,二是没有实质性的意义,纯粹是自我陶醉,感受一下以自己为中心的虚荣。

认识老陈

人是最贵的,所以如果能够在聚会中认识几个朋友,那才是最大的收获,知识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获取,没必要非要在会议上去学习,相反我更喜欢那些在会议上睡觉,而在晚上串门的人,因为这样的人才是高手。

这次聚会认识了老八算是一大收获,另外一个收获,就是认识了老陈,他是报社的编辑,另外他也自己的生意,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不过他的广告不是户外广告,而是报纸广告。

因为他在报社工作,所以他非常熟悉哪个报纸上的广告业务能够赚钱,当时最火的就是SP业务,类似手机图铃下载、点歌之类的,他通过报社资源认识了这个广告主,了解到了里面的行情,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,直接买断了《他加她》报纸上的整版广告,然后他再划分为豆腐块出售,剩余环境位置留给自己做SP广告。

他说别人的广告费之合基本上恰好等于自己的广告费投入,也就等于自己的2块黄金广告位是免费拿来的,他说这是他读犹太人创业书学习来的,叫管道学。

当年咱自然对他不屑一顾,因为在我眼里,玩传统行业的咋可能和咱玩网络的相比啊?老陈是老四的朋友,后来我们经常一起出去旅行,自然关系越来越好,对他认识也越来越全面,后来他又和笑脸姐合作SP业务等等,采取同样的模式,在电视台上做广告。

老陈一直都鼓动我去新浪上包广告片,就是把一整片广告都包下来,然后分块出售出去,我觉得他的提议太幼稚,因为我认为他不懂网络,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意识到“买流量”,我们还处于自己做流量的阶段,不过后来U88和3158以及2010年最火的妆点网,其实都是使用了老陈说的这种管道模式,自己承包下广告位,再分成豆腐块给别人,自己坐享其成。

相关文章

留下评论

网站地图xml地图